当前位置:xmqd.cn文化百年“三八节” 一切仍在路上
百年“三八节” 一切仍在路上
2022-06-09

原标题:百年“三八节” 一切仍在路上

妇女’这两个字,将在什么时代才不被重视,不需要特别的被提出呢?”1942年3月9日,《解放日报》上发表了丁玲的《三八节有感》一文。正是这篇3千字的文章,改变了丁玲的人生——在“延安整风运动”中饱受洗礼,1958年遭“再批判”,被下放到黑龙江垦区劳动12年,后被关入监狱5年。

从《三八节有感》文本看,两点易惹争议:首先是批判现实,其次是对女性解放运动进行了深刻反思。

丁玲

女子为制造人种机器

中国近代女性解放思想始自西洋传教士,美国传教士林乐知曾说:“东方半教化之国,其待女人皆不平等……不释放女人,即为教化不美之见端。”

1882年,康有为路过上海时看到《万国公报》上西洋人嘲笑缠足的文章,回乡便成立了戒缠足会。戊戌变法时,他上书光绪皇帝,认为缠足是国耻,即“最骇笑取辱者,莫如妇女裹足一事臣,窃深耻之”,可在奏章中,康有为接着写道:“女子为制造人种机器。”将缠足定义为“害种之事”。

辛亥革命前后,虽有“男女平权”的呼声,但基本认识仍停留在“男女未能平均负责”乃中国“积弱之原因”的层面上。换言之,女性解放只是手段,改良国家才是目的。于是,男性成了女性解放的主体,女性却成了旁观者。

通过制造舆论舆论、树立典范、变革教育、创造节日等手段,男性将女性绑架到解放的战车上。

太平天国是男女平等吗

这种绑架的结果,反而复活了传统中的恶例,如将太平天国奉为榜样,称洪秀全是男女平等的先驱,可事实如何呢?

太平天国从金田起义到兵临南京城下期间,一路被清军围追堵截,兵员损失严重,不得不大量使用女兵,以致定都南京后,依然习惯性地大量征用女性劳动力,但这绝不等于是男女平等。

据史料记载,太平天国女性“每日黎明出黄昏返”,需“尽日挑抬”,且“不中程者,鞭挞随之”,“役同牛马”,导致“役使工作磨折以死者不可胜计”。金陵女馆1853年从夏到冬,减少了1.3万人,到第二年夏,又减少1.3万人,占全部比例的20%。

一位外国人这样描写当时的东王府:“见到约有五百个雇佣妇女,有的是送信的,有的做饭,有的做鞋,等等。每天早上八点,约有八百到一千穿体面衣服的女人跪在他的门口听候吩咐。我们听说这些妇女多是牺牲在战场上的太平军的妻子、亲戚或朋友,来到这里听候使唤。”

太平天国给予的是女性受奴役、受压迫的权利,而非平等做人的权利。

2百人的节却来了2千人

1920年3月,维经斯基奉共产国际之命来上海。他建立了“外国语学社”,该社学员少时二三十,多则五六十。据包惠僧回忆,“当时党的一些公开的或半公开的集会,如李卜克内西、卢森堡纪念会,纪念五一劳动节,马克思诞辰,‘三八’妇女节等集会都是在这里举行”。

1921年,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在“外国语学社”首次秘密举行纪念“三八节”的活动,陈独秀的夫人高君曼在会上发表了演说,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“三八节”。

“三八节”的来源至少有四五种说法,联合国网站上也只是罗列了20世纪初的一系列妇女运动,并未明指为何选在这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