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xmqd.cn搞笑祸不单行
祸不单行
2022-11-07

立秋刚过,“世林酒店”的赵小龙就推出了新的“金秋菜谱”,准备以此招来更多的顾客。这天,还没到饭口,赵小龙正在后间休息呢,就看到经理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,气喘吁吁地说:“赵总他们又来了!”

“他们,谁?”话虽问出口,但他已经明白是谁了,“呼”地站起,就要出去。

经理一把拦住赵小龙,说:“赵总,我就是怕你出去。你一出去,这场合就没法收拾了。依我看,破财免灾!咱们忍一忍吧!”

赵小龙看看经理,苦笑着摇摇头,说:“要是这样,他不更得得寸进尺?”

“也是呀!”经理唉口气,说:“可是,人家有人啊!”

赵小龙他们说的是谁?那就是这市里有名的一霸,人称狮子头的林强。“世林酒店”一开业,林强就瞄上了,隔三岔五地带着一帮狐朋狗友来吃霸王餐。每顿都得上千。你跟他算账,他白眼一翻,边剔牙边说:“钱?有,找我表姐夫要去!”他表姐夫是谁?工商局的局长!赵小龙只能打碎牙齿咽进肚子里。可是,谁也架不住这么个吃法呀。

就这一会儿,外面已经传来喝酒的猜令声,此起彼伏的。扰得赵小龙心里七上八下地乱成一团。他的火气上来了,心一横,心说:难道这天下就没个讲理的地方?于是,抬腿就奔了大堂。刚刚拐过收款台,就看见林强正和七八个人喝得尽兴。他“噌噌噌”绕过面前的餐桌,正要往林强那儿去,猛地,不经意地一回首,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他的眼帘。赵小龙不由一愣。此时,那个男人正坐在桌子前,低头吃着菜。呀,难道是他?谁呢?他是赵小龙一个月前的一次偶遇。

那是个风雨交加的黄昏,赵小龙开车去机场接一个朋友。在快要拐上机场路时,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前面,突然,感觉右边一个黑影一闪,紧接着,“砰”地一声,那黑影就撞上了自己的车。就见那人在车的前方腾空而起,在半空中翻腾了几个滚翻,“啪”地重重地摔在车前。赵小龙的汗“刷”地就浸透了全身。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车。雨水中,那个人躺在地上,不停地哼哼着,血水掺着雨水在马路上漫延。

赵小龙扫了一眼,昏黄的灯光下,他看到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长得十分结实,胳膊上的腱子肉鼓得一块一块的,他的腿蜷着, 脸痛苦地扭曲着。赵小龙急切地说:“走,上医院!”

那人摇摇头,低声地说:“不去!”

“不行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这——”

那人还是摇头,然后低低地说:“你给我点钱,我自己去医院吧!”

什么,你自己去?赵小龙一听,开始愕然,随后心头一松。天,这种麻烦事越早摆脱越好。于是立即掏出钱包,“刷”地抽出几千块:“喏,给你!你快起来去医院吧!”

谁知那人一动不动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说:“你给我两万,咱们立马两清!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怎么,我伤筋动骨的,住个医院,两万多吗?”

赵小龙气得不知说什么好。他感到这人是个碰瓷儿的,可是又不像。哪个碰瓷儿的能被撞得翻三个滚?再说,车万一停不下来,那可就是要命的事儿啊。可是眼下,他手头没有两万现金。但那人不给钱就不起来。赵小龙抬手看了看表,呀,时间不多了,朋友的飞机快落地了。突然,赵小龙看到路边正巧有家自助取款银行。于是苦笑了一下,跑了进去。

此时此地,这个人突然出现在我的饭店,是赶巧,还是有预谋的?如果是后者,那他就是有备而来,是侦查到我的地方,再演一场要钱的好戏。

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呀。一下子如果摊上两起事,那可够我喝一壶的。想到此,赵小龙一转身,就要往回撤。但是,他回不去了。怎么呢,那林强眼尖,早瞄到他了。林强一个炸雷似的大嗓门:“哎喝,老板!干吗溜呀?”说着,人随话音,已经站到了赵小龙的面前,一拱手,说:“老板,不好意思。小弟近来手头紧,麻烦老板了。”

赵小龙偏着脑袋,躲着那个“碰瓷哥”,说:“没事没事。你们先喝着,我还有点事。不陪了!”

那林强上前一步,拦住赵小龙:“哎,你这算怎么回事呀,怕我啊?兄弟没什么事,只是遇到点小麻烦。今儿来,是向大哥求援,多了不要,向大哥借十万块钱,下个月连本带利还给你。兄弟够痛快吧!”

赵小龙这个气呀,奶奶的,张口就是十万,你以为我是印钞票的呢。于是从嘴里迸出两个字:“没有!”

林强翻了翻眼珠,回头一呶嘴,那些跟他来的混混立时“呼”地围了上来。有的骂脏话,有的动手动脚。大有今天你不给钱,就别想离开的架式。

店里的伙计急了,纷纷抄家伙。林强一撇嘴,立时,他手下的人“唏哩花啦”,把几张桌子砸了个稀巴烂。

就这时,平空传来一个声音:“有话好好说,有屁好好放。你们这是干啥,让不让我吃饭喝酒了?”

赵小龙闻声就知道,这就是那位爷,那位“碰瓷哥”,他的头一下子大了。看来,今天这是两拨人啊,弄得好是一伙的,弄不好是两伙的,都是冲着我的钱来的。

这时,那“碰瓷哥”已经凑上来了,冲林强一拱手,说:“哥们儿,你这叫什么能耐,这么多人欺侮一个开饭店的。”

林强没料到半路上冒出来个程咬金,愣了短短的三秒钟,随即骂道:“谁没提裤子,把你给露出来了?”

“兄弟,说话干净点儿!”

“爷就爱这么说!怎么地吧?”

林强的话还没落音儿,就听“啪”地一声,他的脸上已经被扇了一个脆响的大耳光。

林强被打愣了,等他反应过来时,立即高喊:“你们愣着干什么呀?给我打,往死里打!”

立即,饭店成了演武场,赵小龙反倒成了配角。他吓得躲在一边。林强这伙人心狠手辣,一动手就是真刀真枪。当然,枪是没有,但刀是真的。那大砍刀足足有一尺多长,挥舞起来,带着寒光。七八个人围着一个人打、砍。形势对“碰瓷哥”十分不利。可是,那人就像是燕子一般灵巧,林强那伙的刀就是砍不到他的身上,他从这张桌子跳到那张桌子,又从那张桌子跳到柜台上,有时还玩起了“打秋千”,抓住大梁上的绳子,从这边“嗖”地荡到那边。赵小龙看看左右,没有人注意到他,于是掏出手机,拨打了110,可是,号码还没拨出去,手机就被林强的人给打飞了,而且他的腰还被狠狠地踹了一脚。

那“碰瓷哥”似乎是武林高手,对付林强这七八个人游刃有余,不一会儿,就把这些人全打趴下了。林强被反扭着胳膊,像杀猪似地嚎叫:“爷爷!爷爷,疼死我了。我们再也不敢了!”

“呸!我告诉你们,明天中午之前,你们把欠饭店的钱全都给我还上,否则,我饶不了你们!”

“一定的!一定的!”

也不知是谁打了报警电话。这时,警察赶来了。把肇事的人,包括那“碰瓷哥”全带走了。

赵小龙像做了场梦。他反复琢磨,那“碰瓷哥”,就是上个月被自己撞的那个人是干什么的?是凑巧赶上了,还是另有原由?正当他百思不解之时,那“碰瓷哥”回来了。他径直走到赵小龙身边,“啪”地往桌子上拍下一样东西,赵小龙一看,是两万多块钱。

“这——”

“碰瓷哥”咧嘴一笑,说:“老板,真对不起!那天的车祸,是我自导自演的,是碰瓷!”

啊,真的是碰瓷呀!赵小龙心里就“咯噔”一下,眼里流出鄙夷的目光。

那“碰瓷哥”感觉到了,脸“腾”地红了,喃喃道:“那天,我也实在是没法子了,老爹急需开刀,可一下子凑不出两万块钱。人命关天,我不能没了爹,于是才——”

赵小龙听到此,有些许理解了。那“碰瓷哥”说:“钱虽然拿到了,可我这心里总不是滋味儿,长了半辈子,没做过这样缺德的事儿。好在我那天记下了你的车号,老爹一出院,我把钱凑上后,就到处找你,今天,终于找到你了,没想到还赶上了一场好戏。”

提到这儿,赵小龙不由生出感谢。刚才,要不是这位出手,那林强一伙不定会怎么样呢,不禁问道:“你好身手,练过?”

“不瞒你说,我是杂技团的。”

噢,怪不得那天能在半空中打滚。赵小龙笑了,说:“你的胆儿真大,那是玩命呀。不过,今天,你就不怕他们?”

“他们?实话对你说:我一个朋友早就对我说过,这类社会渣滓之所以为所欲为,全是有官场人的庇护。现在,中央已经老虎苍蝇一起打了,他们还能猖獗几时?都怕,这个社会还能让百姓活吗?”

“说得好!哥们儿,我请你喝一顿!”

“好呀!不过,我可不能白吃白喝你的,今天我埋单!也算我一个赔礼!”

“好,一言为定!”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